刊首语

         中国是当代推动全球化发展的重要力量。今后的几十年,中美两国国力交替将是重要的时代特征之一,而美国当代史上几个重要关节点值得在此提及,其中包括《1965 年社会保障法修正案》建立的Medicare 与Medicaid 计划,1973 年美元退出金本位、石油与美元挂钩、廉价美元泛滥全球,1980 年代末冷战结束、2001 年以来连续不断的反恐战争,以及2007~2009 年经济大衰退导致联邦债务在10 年内翻番等。这些事件,一是强化了美国的国际霸权与国内治理能力,导致联邦政府国际、国内义务不断增多,二是改变了联邦财政收支结构,财政收支失衡,越来越依靠经常债务筹资手段治国,三是推动了全球化迅猛发展,但残破的联邦财政税收制度最终使它自己逐渐败下阵来;尤其是中国在改革开放、走上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之路、加入WTO 之后,与美国展开了激烈的政治与经济和平竞争,都加速或抵消着美国上述三种趋势。特朗普总统正是在美国遭遇全球化失败背景下上台的。

       特朗普试图改革联邦治理体制使美国重新伟大起来。美国确实是世界上伟大的国家之一,它有极其优越的地理位置、有强大的国力做基础,又没有其他西方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不光彩的殖民史包袱,加上战后主导并建立的国际治理体系直接服务着美国的霸权利益,长期居于国际政治经济“食物链”的顶端。然而冷战结束后的近三十年来,美国在享受和平红利的同时,在体制创新方面逐渐落后,无论是政治制度、经济制度、财政制度以及社会政策都已落伍。以财政预算制度为例,联邦政府的年度预算越来越失去严肃性,利益集团操控财政支出能力极其强大,为了满足食利阶层越来越庞大的需求,在社会政策方面不得不通过加大支出方式掩盖社会矛盾,所以财政包袱愈加沉重,而财政收入结构中百分之四五十来自社会保障与医疗保障税,作为真正纳税主体的企业,每年缴纳的所得税却微乎其微,肥了很少一部分大财团与富翁。可见体制的扭曲与利益集团控制才是导致美国国力下降、在全球化进程中遭遇失败的病根。联邦政府不解决政治、经济与社会体制问题,特朗普总统将很难实现使美国重新伟大起来的誓言。

       对特朗普改革的挑战来自现行体制,而非中国。近日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宣布,美国将正式发起对中国的“301 调查”,重点是确认中国企业是否“涉嫌侵犯美国知识产权和强制美国企业进行技术转让,以及美国企业是否被迫与中方合作伙伴分享先进技术”等,美国的单边行动必然损害中美经贸关系。根据“301 条款”,美国有权对其他国家所谓“不公平”贸易进行调查、协商,最后通过提高关税、限制进口、停止有关协定等措施施加报复。三十多年来,美国频繁使用过“301 调查”应对与日、韩的贸易摩擦,而近年来“301 调查”主要通过特别修正案,用于知识产权保护领域,尤其是在WTO 条款之外的政策领域。实际上,针对中国的“301 调查”选错了对象,其本质是为特朗普国内改革政策失败寻找国际目标,转移国内矛盾,必将遭到中国的强烈抵制,同时数以千计从中国市场或从进口中国商品获利的公司与厂商,也反对特朗普逆全球化的贸易保护政策,而美国相关产业的竞争力也绝不能通过贸易保护政策获得发展,因而我们完全可以预见,这次“301 调查”必定失败。

       美国最终仍需调整政策回到全球化立场。美国由于其历史传统,国内的保守主义、孤立主义思想常常阴魂不散,沉渣泛起。回顾奥巴马时期提出并强力推进的TTP 以及TTIP 等政策,都是试图在主要由美国主导的WTO 体制之外另起炉灶,再到特朗普总统念念不忘的墨西哥墙工程、重新谈判NAFTA 惹恼加拿大,最后到今天仍未签署G20/OECD 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(BEPS)项目关于《实施税收协定相关措施以防止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的多边公约》,不但伤害着美国的国际形象,也将对美国的全球与国内政治、经济利益造成实质伤害,实际都是搬起石头自己砸脚。让我们拭目以待吧!(李超民)


美国财税动态(月刊)2017 年第8 期(第2 卷第8 期).pdf