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两会】上海财大蒋洪委员:十八大提出市场起决定性作用 这点做得不够

作者:2016/01/07 12:03

昨天下午到今天一天在讨论政府工作报告,小组里大部分委员一致对总理的报告表示肯定,我没有发过言,很想听听人家怎么说。小组的那些委员结合自己工作当中碰到的问题谈体会,对我这样一个搞理论的、跟实际工作联系不很多的人来说,是一个很好的学习机会。他们了解得挺多,我感觉自己像个小学生。我读总理报告的体会,不能像他们讲得那么具体,只能在大印象上谈问题。

第一个印象,在我们这样一个大国,政府方方面面都要管的这么一个体制当中,政府要做好工作的确不容易。我有时候扪心自问,这个事情绝对需要非常有才干、精力充沛的人才能干。我们的总理应该属于这一类人,我对历任总理都很钦佩。2015年到现在,中国经济、社会的确碰到很多问题,产能过剩、股票市场波动等等各种事情。从政府的工作努力程度和态度上来说,我还是满意的。各级政府要处理好方方面面的问题不容易,这点要肯定。

我比较不善于去看那些具体的操作方式,我观察的是本届政府在它的运行当中的基本套路,或者说基本运行模式,是否令我感到满意。第二个印象是,总理的报告主要谈经济,从国民经济来说,我观察的是政府采取什么方式来管理。有两种管理经济的模式,一个是市场的模式,在市场的模式中,政府的主要职责是提供公共服务、制定和维护市场交易规则,但不去充当经营活动的主体。政府只是裁判,不是运动员。另一种模式,政府会参与到具体的经营性活动中去。

我非常注意的是,2015年当中,我们究竟在向哪一个模式靠拢?

党的十八大明确提出要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,这是政府选择的明确的改革方向。但是,从去年到现在,如何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这一点,我感觉并不那么显著。甚至,我认为2015年是一个朝政府干预经济方面有所加强的一年。

我举两个例子。比如说,股市在2015年当中发生了大动荡。我认为这跟政府过多干预、按照政府而非市场意志办事情有关。2015年股市最初起来的时候,政府似乎把股市的上涨作为一种战略目标来推进,因此媒体上都在鼓动,希望股市上涨,我印象中当时的情况是,谁如果说股市要跌、要谨慎,似乎就与改革方向不相符,会受到排斥。政府在对股市的干预上,第一表现为舆论上的干预。另一方面,股市膨胀阶段,为了使股市达到上涨目标,政府对杠杆的过度使用非但没有保持警惕,反而有种默许和纵容的态度,后来股市大跌,于是政府这个时候不得不直接充当运动员。当然后面的事情是不得已,但起因在于事前过度介入。

再举一个例子,2015年一个重大问题是产能过剩。产能过剩发生的部门,通常是多年来政府大力支持和国有经济占有重要地位的部门,比如钢铁、煤炭、有色金属、房地产。有些是国有资本直接介入,有些是国家政策大力刺激,产能过剩本身就有政府过多干预的原因,而现在去产能,我们同样用的是行政手段。也就是说,现在的经济运行模式还是非常多地依赖于政府的指挥棒,但现有的困难本身也是过多依赖政府、过少依赖市场的结果。市场也会过剩,但不会到这么严重,也会关停并转,但用不着政府下命令。

从2015年到现在,经济的运行方式上来说,政府的工作还需要改进。既然我们已经认定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,那基本趋势是政府要管的少点,但15年我的印象是相反的,2015年是政府自觉或不自觉、主动或被动地过多介入经济运行的一年。十八大提出的口号“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”这一点,我们做得不够,而如果在这点上面没有把握好,那不管我们如何辛苦多么忙碌,也不管管理者个人到底有多大能力,以往的经验告诉我们效果不会好。依赖于政府的意志、计划来搞经济,会出现很多问题,这是我们国家以往的教训了。

在我们今后的经济工作中,一定要在让市场起决定作用方面要切实地下功夫。政府在这方面做了些事情,比如说简政放权、在某些方面降低税收,这些也都是,但是在一些主要的方面没有突出的表现。第一,国有资金在经营性领域一定要有界限,在经营性领域里面,一定要大力发展民营经济,第二,经济过程中的资源不能跟着政府指令规划走,第三政府控制的资金规模量能够缩小,特别是在那种生产经营性领域的资金规模要大幅缩减,第四,政府对于企业的管制和审批要减少,企业的产权能够得到保障。如果我们认为目标是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,这几个特征上要有所改变,否则让市场起决定性作用就会成为一种空泛的口号。